奶粉智库 > 文章 > 行业资讯 > 正文

“花花牛”否认收购科迪乳业,后者拖欠奶款支付再违约

作者:郭铁

发布时间:2019-10-14

日前从奶农方面获悉,科迪乳业第三笔拖欠奶款再次延期支付,有关政府推动花花牛乳业等河南企业收购科迪乳业的消息,也在奶农间发酵。对此,花花牛方面10月14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,收购科迪乳业乃“无稽之谈”,公司上市辅导正常进行。

第三笔拖欠奶款未如期支付

此前公告显示,科迪乳业应付奶款合计为1.13亿元。根据科迪乳业与奶农达成的还款协议,科迪乳业承诺将分批次结清所有奶款,具体安排为8月10日前结清10%,8月31日前结清15%,9月15日前结清25%,剩余50%奶款将在此后3个月内还清。

然而,有奶农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距第三笔奶款协议支付期9月15日已过去近一个月,科迪乳业再次食言。实际上,支付第二笔拖欠奶款时,科迪乳业就发生过延期10天的情况,且支付金额并非约定的15%,而是13.5%。

就第三笔拖欠奶款支付问题,部分奶农10月12日与科迪乳业董事长张清海进行了协商,“张清海的答复是公司没钱。”而多位经销商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除账上拥有17.53亿元的货币资金外,科迪乳业还曾在今年6月底召开的经销商大会上收到1.3亿元左右的货款。对于这笔货款的去向,现场奶农称张清海的答复是“货款与奶款是两码事”。

9月5日晚,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针对科迪乳业2019年半年报下发问询函,要求其说明在拥有17.53亿元货币资金的情况下,未能如期偿还奶农奶款的原因,以及货币资金是否存在被控股股东或关联人挪用的情形。科迪乳业均以“正在接受监管机构调查”为由未予明确回答。

据部分奶农了解,科迪乳业在支付首笔拖欠奶款后,仅有少数供应商恢复了供奶。“在第二笔拖欠奶款延期支付后,已经没有供应商愿意给科迪乳业供奶了,目前供奶的是科迪的自有奶源和一些散户。没有奶源,科迪肯定发不出货。”

拖欠经销商超千万货款

在经销商方面,科迪乳业同样出现“拖欠”问题。由于打款后迟迟收不到货,部分经销商曾于9月16日到科迪乳业常温奶厂讨要说法。一位江苏地区经销商向新京报记者透露,今年6月,科迪乳业就有半个月时间不给其发货。“7月1日到7月7日之间恢复正常发货,之后就又没货了。”

上述情况得到一位山东地区经销商的证实。他说,科迪乳业在经销商大会后曾短暂供货,但自7月12日开始就出现货源紧张,很多经销商打款后还没收到货,就被科迪乳业告知需再打款才能发货。“8月底,我陆续给科迪乳业打了两笔款,但对方说现在打款的人多,需要排队。但到了8月9日,科迪乳业又通知此前打的款也不发货了,现在还欠我十多万的货。”

新京报记者拿到的一份统计数据显示,科迪乳业目前共拖欠山东、江苏、安徽、河南、河北57名经销商1082.6万元的货款。其中,涉及山东经销商22名,拖欠货款361.5万元;河南、河北共21名经销商,拖欠货款535.5万元;江苏、安徽各拖欠7名经销商,所欠货款分别为78万元、107.6万元。

有经销商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科迪乳业全国共有400多个经销商,上述统计数据仅是冰山一角,“科迪乳业销售总监李勇当时给我们的答复是公司资金紧张,原奶少,想要货就要继续打款。”

花花牛无意收购科迪乳业

伴随科迪乳业债务危机的延续,有关当地政府推动花花牛乳业等河南企业收购科迪资产的消息,也在奶农间发酵。

对此,花花牛乳业方面10月14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,收购科迪乳业是“无稽之谈”,同时,公司上市辅导工作正常进行。作为花花牛乳业的上市辅导机构,中信建投证券相关负责人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,花花牛上市辅导工作没有中止,正在如期进行。


官网信息显示,河南花花牛乳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花花牛乳业”)是一家集乳品加工、奶牛养殖、饲料生产为一体的河南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,目前拥有1家年产规模18万吨的河南全赫饲料有限公司,13座自有奶源基地,3座乳品加工基地,日加工乳制品能力达1300吨。

根据河南省证监局官网公布的信息,花花牛乳业拟在A股市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,正在接受中信建投证券辅导,已于2018年12月18日在河南证监局进行辅导备案。截至2019年9月4日,中信建投已发布4期花花牛上市辅导工作进展报告。

对于科迪乳业是否有被重整、收购的可能,有奶农称,张清海在10月12日的协商过程中仅简单提及“收购要拿钱出来”。对于奶农、经销商反映的上述问题,新京报记者联系科迪方面求证,截至发稿,科迪乳业及其母公司科迪集团相关负责人的电话均无人接听。
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奶粉智库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奶粉智库网联系。

乳业新闻 科迪乳业

来自: 新京报

我要点评

用户留言

成都聚婴堂商务咨询有限公司|版权所有 蜀ICP备18017093号